照看孙女十余载 老人追索“带孙费”获法院支持

  • 日期:10-12
  • 点击:(949)
  • 来源:(辽宁教育)


?

标签主题:昝某赵某小赵李某无因

带一个孙女几十年去追求“和孙子们”

在我们的传统家庭道德中,父母照顾孙子时要照顾孩子,这通常是自愿和自发的行为。甚至许多老年人都认为这是他们自己的责任,但实际上,这种行为不是法律义务。昝推因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就被就了。

赵某的母亲,一定的家庭,赵某和李某最初结婚,在婚姻之后,他们于2002年11月生了一位女性小赵。小赵出生后,由翟及其配偶抚养长大。需很长时间。邹和赵与李一起生活到2012年。后来,赵与李一起生活到2018年1月,在此期间,小赵由俞抚养。赵和李于2018年12月离婚,之后小赵与李住在一起。之后,赵某和赵某向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两名被告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般法》的规定支付被告的s养费28.8万元。

对于母亲的上诉,赵同意。

李说,自从2002年结婚以来,他一直与邹及其配偶赵和小赵住在一起。工资卡由赵使用。日常开支包括小赵的抚养费。从经济上讲,他们都共享并共同享受。她和赵的薪水全部用于一家五口的支出,因此不仅是原告,而且是一家人。此外,李先生认为,由于两名被告都是公交公司的工作人员,与孩子的居住时间不一致,因此原告通常会照顾孩子,但原被告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照顾他们。小赵是原告的唯一亲戚女儿。原告非常喜欢小赵,因此他主动参加了照顾义务。基于这些因素,李鹏没有批准原告的请愿书,不同意原告的上诉,要求法院予以驳回。

法院认为,根据法律,没有法定或约定的义务,那些设法避免损害他人利益的人有权要求受益人偿还此项支出的必要费用;离婚后,原夫妻俩的生活债务应一起偿还。在这种情况下,赵某和李某结婚后育有一女小赵,而赵某和李某有法律义务抚养小赵。根据发现的事实,小赵出生后很长一段时间才被翟某抚养长大。作为受益人,赵和李应共同偿还邹某产生的必要费用。

determination养费的确定实际上包括两个阶段:原始被告同居在一起,两个被告搬走,然后单独抚养小赵。关于原被告在2002年至2012年期间的共同生活,小昭的各种支出(如养育子女和教育)属于家庭生活的共同支出。法院全面认为,李的工资卡由赵,邹和赵主导。这是母子关系,最初的被告处于共同的家庭生活和我们社会传统的家庭生活道德状态。可以确定两名被告在此阶段已履行了提供maintenance养费的义务。支持。关于两名被告于2013年在离婚期间于2018年12月移居到独立供养的阶段,现有证据未能证明该公司已获得抚养费,因此确定有关人员已度过了相关阶段在照顾小赵关于维修费,两名被告应向邹支付该阶段的维修费。

据此,法院全面立案后,决定由赵某和李某向该公司支付费用10万元。案件宣判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该判决现已生效。

对老人的长期照料是毫无道理的

法官指出,该案作为祖母要求“带孙子费”的典型案例,不仅确定了“子女的工作,父母和孙子”家庭代际帮助之间的法律关系,而且司法勘探。司法裁判员有效地指导了传统家庭伦理与法律法规之间的关系,并进一步阐明了判断育儿行为与商誉之间关系的标准。

家庭文化传统与法律义务之间的关系就像“情感”和“得分”。自愿的自发文化传统和法律规定可能会有所不同,并且文化所养成的习惯可能无法履行法定义务。 《婚姻法》明确规定,父母有抚养和教育子女的义务,只有“父母死亡”或“父母不能抚养”。对于老年人,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和祖父母应对此承担法律责任。维护未成年孙辈。 《婚姻法》主张家庭成员应互相帮助,但也应在父母的长期帮助和偶然性,临时帮助或诸如“代际自愿”自愿参与等道德行为之间划清界限。高成本的课程。施辉所产生的费用不应计入非行政管理费的范围。

法官同时指出,涉及家庭成员内部纠纷的案件往往具有举证难的特点,家庭生活具有日常性、封闭性以及伦理性,如果苛求家庭生活也如同外部交往、交易一样,时刻注意保留证据、防范法律风险,既不现实、也会损害家庭生活内部成员之间的亲密、互信,这种司法尺度也不利于弘扬中华传统道德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故对此类纠纷引发的无因管理费用的认定,应当综合考虑案情中必要管理费用、举证难度和最高院关于抚养费比例的司法解释等多重因素进行认定。

徐伟伦 本报实习生 蒋子豪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